• 网页客服,欢迎咨询
    圈子信息
        圈子信息
    • 圈主:管理员
    • 粉丝:1 人
    • 人气:38 关注度
        联系方式
    • 微信:cxyinfo
    • 地址:天元区天台路209号
    “歪打正着”进入电子浆料业 他用20年演绎中国式工匠精神
    2021-12-02 10:06:08 737
  • 收藏
  • 管理
    undefined

    长按二维码关注“产学研合作平台”

    聚焦产学研动态,传播人生智慧




    阅读本文前,请长按上方二维码点击关注“产学研合作平台”!每天分享最新商业资讯、深度好文、正能量、成功案例;时事新闻、国家大事。已有100万企业主关注,请放心关注。


    新材料在线®
    《大国之材》原创文章,转载请联系微信:EILIG2014
    新材料在线 ID:xincailiaozaixian
    图片:受访人提供、图虫创意

    在日本和德国,有世界上最多的“隐形冠军”企业。它们不像巨头那样包罗万象和耀眼,而是低调地在各自的细分领域坚强支撑。

    它们的产品质量、种类和技术等具有独特竞争力。它们注重研发投入、稳健投资,在细分领域深耕细作。

    在国内,也有这样的中小企业,潜伏在自己的细分领域,铸造着“工匠”的精神。

    远离各种光环,在浩瀚的材料世界,电子浆料再普通不过。不同于其他单一品种的材料,电子浆料的种类按应用领域划分可谓一花一世界,应用不同领域却同做电子浆料的同行可能彼此间“相闻不相识”。

    利德浆料董事长宁文敏回忆起二十年前,因为好奇而投了电子浆料项目,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。宁文敏笑起来朴实又爽朗,说,我算是陷进去了。

    利德浆料董事长宁文敏

    的确,早在十年前,宁文敏将电子浆料的项目“转正”,并扶持为主业。

    电子浆料作为细分领域的材料,是资本与大鳄玩不开的“池塘”,和国外那群“隐形冠军”一样,宁文敏却想要在这片领域里追求极致。

    “大国之材虽然都是栋梁之材,但也离不开基础材料,高楼大厦靠的是四樑八柱来支撑,但也必须要有沙子,我们甘心地做那一粒粒合格的沙子,把材料的基础做强。”宁文敏擦了擦挂在胸口的眼镜,目光炯炯有神。


    01

    缘起




    2015年,宁文敏在北交所敲响了利德浆料在新三板挂牌的锣。当初由好奇而投资的项目—电子浆料登上了更大的舞台。

    电子浆料是功能性基础电子材料,被广泛用于各种电子部件的电导体、绝缘体以及电介质。从光伏、显示屏到各样的电路,都要用到电子浆料,是电子信息产业不可或缺的重要电子材料。上世纪60年代以来,美国先后有ESL、Englehand、Ferro、IBM、通用电气等公司开发、制造和销售。

    80年代,日本逐渐成为主要的浆料生产国。80年代后期,我国开始涉足其中。

    对于宁文敏而言,涉入电子浆料行业有点“歪打正着”的意思。

    上世纪90年代,宁文敏创立的利德集团就开始做产业投资。找新开发的项目做成产品,创立企业。那时候的人都在憧憬21世纪的世界,宁文敏知道,新能源、生物、材料、信息会是在新世纪最有前景的产业。

    工科出身的宁文敏选择了新能源和材料,在新材料领域,电子浆料就是宁文敏投资的项目之一。


    电子浆料项目是宁文敏从国防科技大学手中接过的一个研发项目,2003年,利德集团完成项目评审,成果评审鉴定后,成立了电子浆料事业部,专门做电子浆料的中试和研发。

    最初,利德浆料产品是用在不锈钢厚膜电路(HIC),并开发出三个系列:介质浆料、导体浆料、电阻浆料。

    彼时国内电子浆料行业起步不久,徘徊在中低端市场。高端的关键电子浆料进口依赖严重。在国防科技大学教授的带领下,利德浆料开始对标美国ESL的牌号,“当时做的产品是个非常小众的,虽然应用量不大,但市场应用前景不错。”开始组建自己的研发团队。

    随着研发的深入,利德浆料慢慢开发出其他产品,如用在陶瓷电路上的银浆,用在光伏电池上面的铝浆、银浆等。


    不同领域电子浆料产品差别很大,技术壁垒高。宁文敏把电子浆料的不同应用领域比喻成一个个水池,把应用量比作鱼。他打趣到,只有去不同的“水池”摸索才知道哪一个“水池”里的“鱼”多。经过18年的沉淀,利德浆料在光伏领域占得一席之地。


    02

    耕耘




    尽管电子浆料的应用领域很细分,但光伏产业是已知的电子浆料单一品种需求量最大的应用市场。电子浆料决定光伏电池的接触电阻、开路电压、填充因子、转换效率等性能,成为制造太阳电池的关键性材料之一。

    《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(2014-2020 年》提出初步规划“十三五”光伏装机规模目标将达 1.5 亿千瓦,即每年新增 2000 万千瓦上下。

    光伏产业也被利德浆料划入核心供应市场。

    然而,几年前,欧盟与美国对中国光伏企业的“反倾销、反补贴”调查事件,加上国内光伏产业产能过剩,大批依赖出口的光伏企业面临全线亏损。

    2013年开始,国家大力支持光伏产业,国内市场也随之打开,国内光伏企业开始调整战略,降低对出口的依赖,转投国内市场,终扭亏为盈。

    尽管国内市场消化了部分产能,但是产能过剩问题仍然是业内痼疾,而光伏产业仍在不断扩充产能。作为光伏产业中上游企业,宁文敏直言“看不懂。”

    宁文敏做好了第二手准备,拓展非光伏浆料新业务,促进利德浆料产品转型升级。2018年,利德浆料非光伏浆料的销售收入逐步提高,占营业收入比的42.01%,比上期增长10.05%。

    利德浆料将超过10%的营收砸向了研发,“我们的研发投入比我们利润还高。”宁文敏知道,隐形冠军的特质之一是勇于创新。

    利德浆料产品

    随着根扎得越深,宁文敏发现,行业里并没像其他材料一样出现巨头企业。电子浆料的应用领域广泛,但每个应用领域的壁垒太高,“甚至做电子浆料的同行都没办法坐到一起开会交流,在这里大鱼混不好,却是泥鳅的天堂。”

    没有大鱼的池塘,便是中、小鱼的天下。宁文敏为利德浆料定下了中小企业的定位,“尽管做电子浆料的话很难做到大,但是可以做的比较精,成为一个比较有特色的企业。”

    有人做栋梁之材,就要有人甘愿做“沙子”,宁文敏说,他就愿意成为“合格的沙子”。


    03

    执着




    2001年起至今,已经是宁文敏在电子浆料行业的第18个年头。

    但18年的积累反而让他更加踏实地认为,大国之材需要基础的、合格的原料提供支撑。宁文敏一直在观察日本材料企业的经营布局。如果是电子浆料的某个领域的行外人,没有办法知道电子浆料的品种。很多量不大,但关键的时候能捏住某个应用领域的命门。田中贵金属、住友金属、旭硝子等无不是领域第一。

    这些企业的思想,是宁文敏一直在思考的,踏实把领域内的电子浆料做好。他认为,仅仅是踏实做好电子浆料,就有很多的事情可以努力优化。


    以非光伏电子浆料为例,很多特殊浆料,国内做不来,需要上下游联动,市场量不大,力量强的不愿意干,力量弱的干不了。依赖多年的经验沉淀,利德浆料形成一套为下游企业的产品形成定制化服务,解决进口替代需求问题。

    然而电子浆料企业产品更新换代非常迅速,企业的发展更多的是依附于技术的支持,源源不断的新产品开发和供应。因为下游的企业要求零库存,不占用资金,时效性强。

    下游用户对于产品的质量要求极高,例如,铝浆在一片硅片上仅占几分钱的成本,而一片硅片的售价为十几元,而单位时间内的生产量很大,一旦开机生产,浆料质量得不到保证,损失巨大。

    这意味着利德浆料需要有快速的响应速度,意味着必须要有足够的产能冗余和一定的产品库存,这对中小企业是个不小的考验与风险。

    宁文敏有些无奈,又有些感慨。他觉得,中国目前很多市场的竞争仍带有很强的“原教旨主义”资本主义的色彩,信奉的是完全利己的“优胜劣汰”,类似于川普的“美国优先”。上下游之间缺乏忠诚度和共生共荣的理念,他认为,需要形成以龙头企业为首,众多零配件、材料供应商,以及研究机构组成的稳固的产业链集群,联动发展,共同抵御外来风险。“没有下游应用企业的扶持,材料研发是没有成功可能的。没有适应于创新需要、稳固的材料企业支持,龙头企业的发展终将受到限制。美国限制中兴、华为5G产业,日本限制韩国半导体产业就是例证。”

    不过,宁文敏依然在展望,他认为电子浆料行业总体发展前景乐观,他总结出几个电子浆料的发展趋势:一是由贵金属浆料向贱金属浆料方向发展;二是迎合电子产品一些特殊要求和技术进步,向纳米化、墨水化发展,还比如光伏电池技术路线不断发展变化,都需要新的电子浆料来支持;还有一个是与有机材料融合方向发展,以适应新的人机交互界面、可穿戴设备,甚至人的身体皮肤都会与电子信息产品直接发生关系,都离不开电子浆料。

    找准了定位,宁文敏带领利德浆料朝着发挥独特作用的、优秀的中小企业方向迈进!

    点击下方链接看企业详情,欢迎咨询!

    一纸记载,满腔情怀,欢迎指正
    THE END


    上一页:星空独家︱负债70%!华西村的造富神话破灭了? 下一页:拼多多7000人,如何干赢阿里25W员工?
    全部评论(0)